房产纠纷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房产纠纷

1929年12月5日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2月20日

摘要:1929年12月5日,以张涤心、刘克模、李长明、刘振东(亚楼)、刘复明、张觉、张梁山等中共地下党员,组成小澜武装暴动指挥部,领导武平县武北及周边地区的人民群众,在武北地区的小澜举行武装暴动。 小澜武装暴动取得重大胜利,牵制了汀、杭、武边的国民党驻军和地主、民团及后备队等反动武装力量,确保红军在连城新泉的整训活动不受干扰,保证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(古田会议)的顺利召开。 【剧情简介】1929年12月5日,福建省武平县武北地区的中共地下党组织,根据中共闽西特委和武平县委的指示精神,在张涤心、刘克模、李长明、刘振东(亚楼)等同志的领导下,秘密组织当地的农民武装,经过长时间的斗争准备,在武北区桃溪乡小澜村发动武装暴动,震惊了闽、粤、赣三省边界。这次中共地下组织领导的农民武装暴动,推翻了国民党地方民团和地主豪绅的反动统治,建立了红色苏维埃政权,使武北地区和中央苏区连成一片,成为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这次武装暴动取得胜利后不久,刘振东等40多名小澜暴动的骨干力量,被编入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三路军张赤男部,正式进入红军主力部队的战斗序列。小澜武装暴动的胜利,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在武北及周边地区的影响,鼓舞了当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斗志,建立了红色革命根据地,实现了工农武装割据,展现了人民当家作主翻身得解放的光明前景。它在武北地区播下的革命火种,必将以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之势,迎接新的红色革命高潮的到来。
【主要人物】
张涤心:男,26岁,中共党员,小澜武装暴动总指挥;
刘克谟:男, 5岁,中共党员,小澜武装暴动副总指挥;
李长明:男, 6岁,中共党员,小澜武装暴动副总指挥;
刘振东:男,19岁,中共党员,小澜武装暴动军事指挥;
余绍郎:男,25岁,中共党员,小澜武装暴动宣传指挥;
张爱民:男24岁,中共党员,小澜武装暴动后勤指挥;
刘复明:男 2岁,中共党员,小澜武装暴动指挥部成员;
张梁山:男,28岁,中共党员,小澜武装暴动指挥部成员;
魏福森:男,26岁,中共党员,小澜武装暴动指挥部成员;
石昊:男,22岁,小澜武装暴动骨干;
张友澜,男,24岁,小澜武装暴动骨干;
张华龙:男,26岁,小澜武装暴动骨干;
张树田:男,2 岁,小澜武装暴动骨干;
张觉:男,26岁,小澜武装暴动骨干;
张添凤:男,52岁,木材老板;
张贡太:男,50岁,木材老板;

张洪兴:男,46岁,民团头目;
张华茂:男,42岁,民团副头目;
王麻子:男,45岁,土匪头子;
二当家:男, 5岁,土匪头子;
细八子:男, 2岁,国民党军官;
张进茂:男,50岁,土豪恶霸;
蒙脸汉:男,41岁,土匪头子;

【次要人物】
暴动队员:甲乙丙丁;
民工:甲乙丙丁;
团丁:甲乙丙丁;
土匪:甲乙丙丁;
普通群众:甲乙丙丁。


【第一场】日外。
场景一:宽阔的汀江:江面浩渺,青山隐约,白帆穿梭。
滩头上,烈日当空,沙砾裸露。纤夫们赤着脚,光着膀子,汗流狭背,匍匐着腰身,肩挽缆索,艰难地迈着步子。
一条满载粮食的大木船,正在江面上行驶。一个肥头大耳的地主,翘着二郎腿,坐在船头上。两三个奴才,撑着油纸伞、拿着折扇、毛巾,在旁边为主子遮荫、打扇子,服侍着胖地主。地主端着水烟壶,吐着烟圈,洋洋得意。
码头上,一伙民团乡勇荷枪实弹,催赶几个衣衫褴褛、驭着重物的民工,往河岸上走去。一个民工驭着沉重的麻袋,走路摇摇晃晃,不小心一步滑倒,乡丁走上前一顿毒打。
场景二:破烂的村庄内,逼仄的巷道,歪斜的民房。几个乡丁窜进农舍,大肆搜刮,搞得鸡飞蛋打,乌烟障气。
破旧的农舍里,不时地扔出一些箩筐、旧木桶、旧衣服,一个老汉被推出屋门外,踉踉跄跄地跌坐在地上。二个乡丁各背一袋搜抢的粮食,手里提着一只鸡,从屋子里走出来。
一位乡丁边走边骂:“他妈的!老张头,你这个老家伙太狡猾了!下次再敢把东西藏起来,我就打断你的腿”。
老汉连忙从地上爬起来,悲怆地说道:“二狗子,你们不能拿走这些粮食,这是我们一家的救命粮啊!”
一乡丁走上前,飞起一脚踹倒张老头:“他妈的,滚开!”
场景三:字幕。
(低沉的画外音):上世纪的二十年代,福建闽西武平县的武北地区,是一个极为封闭落后的地方。在哪些风雨如晦的岁月,封建地主阶级和国民党反动势力,织成一张张密不透风的罗网,构筑一个个暗无天日的牢笼,奴役和统治着这里贫困穷苦的老百姓,使这一带成为真正的人间地狱。反动军阀连年混战,抓丁拉夫,无恶不作;地主富农霸占土地,苛捐杂税,多如牛毛;土豪劣绅、民团乡勇、土匪恶霸沆瀣一气,层层盘剥,敲诈勒索,横行霸道,逼得穷苦农民走投无路,只能在苦海里挣扎,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。

【第二场】日外。
场景一:初冬时节,青山逶迤,树木葱茏;鸟声悠扬。
连绵的远山,岚雾缭绕;逶迤的山冈,枫红似火。蜿蜒曲折的山路上,远远地走过来两个人。
走在前面的张涤心,身形俊伟,容貌清秀,穿着一件粗布长衫,手里拿着一把油纸伞,一副教书先生的打扮。在他的身后,紧跟着穿一件白布短褂、黑布裤子,全身书僮及挑夫打扮的石昊。只见他浓眉大眼,身材壮实,挑着一副颤悠悠的担子,汗流浃背地紧跟在后面。两个人行色匆匆,步履矫健,快步地行走在幽静的山道上。
石昊:老师,走过这一条山涧,前面就是枫树岭了,听说这里经常有土匪出没呵。
张涤心:当今世道,官逼民反,豺狼当道,土匪自然多。如果等一下遇到土匪,你千万不能冲动,一定要冷静对付。我们不要和他们过多纠缠,只要能够顺利到达店下村就行了。
石昊(叹气):哎,我晓得!

场景二:枫树岭:山高林密,路隘苔深,地势险要。
张涤心、石昊气喘吁吁地爬上山顶,正要走下山岭时,突然间,从树林中窜出七八个蒙着脸、手持驳壳枪、乌铳、大刀的土匪,一窝蜂围上来,截住张涤心、石昊的去路。
蒙脸汉(挥舞手中驳壳枪,凶神恶煞地):“想活命的,留下买路钱!否则,可别怪老子不客气!”
张涤心(拱手上前):好汉,请你高抬贵手,行个方便。我只是个穷教书的,前去塾馆授课,身上没带值钱的东西。
蒙脸汉(乜斜着眼睛,上下打量):穷教书的?没有带钱?鬼才相信!还是乖乖地把钱交出来,免得做刀下鬼!
张涤心(急忙申辩):好汉,请你千万要相信我们。你看我这一身行头,就知道我们的确是一个穷教书匠,绝对不敢有半句假话,那里敢诓骗各位好汉?!(在身上反复摸索,然后从衣袋里掏出一块大洋,捧在手上递过去)我俩就剩下这点盘缠了,好汉你就拿走吧,放我们俩一条生路。
蒙脸汉(一把抢过银元):就这一块大洋?你把我们当成三岁小孩啦?有那么好糊弄吗?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、生路不行寻死路!来呀,把他们的脚给我砍了!
(匪徒甲、乙举刀上前,将刀架在张涤心的脖子上。)
张涤心:别,别,别,好汉!我们真的没有骗你们!不信你们可以自己去搜,若有多半分钱,你们再砍也不迟。
蒙脸汉(凶狠地招呼同伴):你俩快上去搜身,看他们有没有把值钱的东西藏起来!如果他们竟敢哄骗老子,老子立马叫他们到阴曹地府去报到,休想看到明天的太阳!

场景三:(匪徒甲、乙凶神恶煞般地走上前去,夺下张涤心、石昊身上的包袱。另一个土匪一脚把放在地上的箩筐踢翻,箩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。他们开始上下搜寻起来)。
(石昊看见眼前的情景,两眼冒火,内心愤懑,情绪非常激动。他攥紧一双拳头,想上前去动手对付这些土匪。张涤心连忙对石昊使了一个眼神,让石昊压住满腔怒火)。
(匪徒甲、乙打开包袱,翻动箩筐,搜寻里面值钱的东西。但是,除了几件衣服和几本书以外,什么也没找着。转身又在张涤心、石昊身上仔细摸索了一遍,搜查了身上的每一个角落,也没搜出半分钱来,垂头丧气地回到蒙脸汉身边)。
匪徒甲(结巴地):大、大哥,这俩人真、真是他妈的穷光蛋!搜了老半天,一样值、值钱的东西都没有!
张涤心(陪着笑):好汉,我没有骗你们吧?
蒙脸汉(不解气):他妈的,碰上这两个穷光蛋,害得老子白花了半天的功夫!要不是看到你们有点老实,我一下宰了你们!来呀!死罪可饶,活罪难逃!给我狠狠地打!
(听到蒙脸汉的号令,土匪们一下子蜂涌而上,恶狠狠地对张涤心、石昊两个人拳打脚踢。张涤心、石昊二个护住头颅,大声呻吟):好汉,快住手!痛死了!哎哟!
蒙脸汉(见大伙撒了气):好,停下!咱们走!
土匪们唿哨一声,扬长而去,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中。
石昊(从地上爬起来,朝土匪走的方向吐口水):“呸!这是什么世道,竞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。”
张涤心(忍住伤痛、摇头苦笑):哎呀!痛死了!不过还好,今天总的还算是走运,破财消灾,保住了一条性命。我们先记下这笔帐,迟早都会跟他们清算的!
两个人收拾起行囊,互相搀扶着,慢慢地走出林子。

【第三场】日内。

场景一:店下村,汀江码头;货物流通,商贾云集。
古街上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。鳞次栉比的商店里,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。一阵阵商贩的叫卖声,此起彼伏,传遍大街小巷,显现一派喧闹而繁荣的景象。
张涤心和石昊两个人,挑着行囊,穿过街巷,行色匆匆地来到街边,走到“阳明货栈”门口。他们在门口站立片刻,警惕地环视一下周边,见没有异样的情况,连忙走入店内。
阳明货栈里面,整洁的货架上摆满各种商品,货物摆放得十分整齐。黑漆闪光的柜头边,一个伙计趴着身子正在认真地拨打算盘。货架旁边,一身老板打扮的刘克谟,正在拿着账本,核对着货柜上的商品。他回头看到张涤心、石昊两个人走进店里,立即笑着转过身子,热情地迎上去。
刘克谟(热情地招呼):哟,是两位远来的客官!你们好!辛苦了!欢迎你们来到本店,不知想买点什么东西?,
张涤心(朗声打招呼):老板,你好!祝你生意兴隆啊!我们想去走一趟亲戚,想带上一点武平的土特产呢!
刘克谟:你们算是找对地方了!我店里的土特产品种齐全,物美价廉,都是顶呱呱的货品,客官要买什么?
张涤心(暗语):老板,这里有正宗的武平猪胆肝吗?
刘克谟(警觉地):有啊,不知客官要怎么样的货品?
张涤心(压低嗓音):请问,有刚刚腌制的上品吗?
刘克谟(急切地):有啊,刚到的上等新鲜货,还在后面的厅子里,请客官随我到内堂来,我让你看一下。
张涤心(欣喜地)好!请你带我进去挑选一下。
(他示意石昊在门口把风,自己随刘克谟走入内屋。)

场景二:客厅,墙壁雪白,陈设简单,清雅整洁。
刘克谟带着张涤心,两个人一前一后穿过弄堂,走过天井,走进宽敞的客厅。他们见厅堂里没有其他人在场,连忙兴奋地走上前,亲切地握住对方的手,互致问候。
刘克谟(高兴地):你好!欢迎上级派来的同志!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刘克谟,是这里的负责人,不知你是?
张涤心(兴奋地):噢,原来是克谟兄!我一猜准是你老兄!久仰久仰!我是张涤心,你应该听说过吧?
刘克谟(兴奋地):啊呀,原来是涤心同志,久闻大名,相见恨晚呐!我前几天接到交通员送来县委的通知,说是过两天会派人前来传达上级的会议精神。我当时就猜想,会不会是派涤心同志前来?你看,果不其然,真是老弟你呀!
张涤心(憧憬地):是啊,我们这叫做“有缘千里来相会”呀!以后,我们就要经常在一起,共同迎接新的战斗了!
刘克谟(充满感慨地):好呀,涤心同志!这样我们以后就不会感到孤单了!你们这次来,一定带来了上级最新的指示,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大的行动?这些年看到反动势力甚嚣尘上,欺压百姓,涂炭生灵,我的心里早就憋不住了!
(刘克谟痛切地说着,难过地上前拍了拍张涤心的臂膀)
张涤心(强忍住疼痛,皱紧了眉头):嗯,哎哟!
刘克谟(奇怪地):涤心同志,怎么啦?
张涤心(冷静地):噢,没事。刚才经过枫树岭时,遇到了几个劫道的土匪,被这几条恶狗咬了一下。
刘克谟(庆幸地):哎呀!枫树岭上的土匪一个个凶神恶煞,杀人如麻,你们能够虎口逃生,真是万幸!伤得重吗?
张涤心:没要紧,一点小伤而已。要不是要传达上级指示,布置重大任务,我和石昊狠不得当场收拾这帮恶魔!
刘克谟(催促地):噢,照你这么一说,肯定带来了许多好消息!快说,你们这次来,带来上级什么指示和任务?
张涤心:我今天带来两条好消息,等一下马上告诉你。
刘克谟:(兴奋地)太好了!涤心同志,快说来听一听。
张涤心(故意地):瞧你这个人,一说到任务,立马就激动!你看,我来了半天,连水都还没有让我喝上一口。

共 218 9 字 5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是一篇结构紧凑,情节生动的微电影剧本,描述的是1929年12月,在张涤心、刘克模、李长明、刘振东等中共地下党员,领导武平县武北及周边地区的人民群众,在武北地区的小澜举行武装暴动的事迹。作品架构基本符合电影文学剧本的要示,且故事精彩,人物性格鲜明,通过一个个精彩的镜头语言,用不长的篇幅,将我们带到了那如火如荼的岁月中。让我们领略到了革命前辈的风采。作品形象地表明,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来之不易的,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,作为后来人,我们理应珍惜今天的一切,并继承先辈的遗志,为更加美好的未来做出自己的贡献。感谢作者带来的佳作,倾情推荐阅读。【编辑:透明秋语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62 20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 11:4 : 0 感谢赐稿,期待精彩继续。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 17:19:50 感谢秋语老师的悉心编辑和精到点评!顺祝康祺,万事如意。
2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 11:46:05 一篇反映战争年代革命前辈英雄事迹的微电影作品。力荐阅读。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!
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 11:46:40 恭祝创作丰收,精品不断。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!
4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 19:21:16 学习老师佳作,祝创作愉快。 您不要猜我是谁,我知道您是谁---祝你开心每一天。
5 楼 文友: 2016-06-2 19:57:04 这是一部反映小澜暴动真实故事的微电影剧本,除了部分情节进行了适当的艺术加工外,大多符合历史事实。这是应暴动发生地桃溪镇党委政府的要求、为纪念建党九十五周年系列活动献礼而进行创作的初稿,还需进行全面加工润色后,于近期准备开始拍摄。其中的许多的精彩故事,在钟兆云所著《开国上将刘亚楼》一书中多有披露,如有兴趣,敬请各位拜读。 一个作文学梦的公务员,希冀驾驶着梦想腾飞,在思想的天地里翱翔,呼唤着人类灵魂的回归。
6 楼 文友: 2016-07-15 11:18:5 可以拍电视了 我是个喜欢文字而没有文凭的农民工,我喜欢民工码砖一样码字,在江山这个文字乐园构建属于自己的心灵花园。腰膝酸痛耳鸣脱发
泰州治疗男科方法
昆明治疗妇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