拆迁安置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拆迁安置

姜四云之死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2月20日

摘要:姜四云之死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十四年过去了,时间的尘埃堆积得越来越厚重,人们也就慢慢地忘却了......
(一)
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中国百万大裁军。时任某部连政治指导员的姜四云,随着裁军的实施转业到了地方。部队特意介绍该同志思想政治素质高,各方面都很优秀,因而转业后,被安置到该同志原籍某地委组织部工作。不久后,被任命为副科级组织员。当时有句流行的话:进了组织部,天天有进步;进了宣传部,天天犯错误。姜四云的同学、老乡、战友,都看好他的前途。
时年二十八岁的姜四云,经人介绍,与某县县委办公室打字员周萍敷相识、恋爱、结婚,并将其调入地区行政公署办公室,继续当打字员。夫妻二人新婚伊始,又同在一个城市里工作,在当时是很被人羡慕的。夫妻恩爱,一年后,生了一个女儿。同时,姜四云也荣升干部科科长,可谓双喜临门。
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,商品经济的大潮仿佛突然间席卷了西北内陆的这座小城市。临街的背墙纷纷被打开,以往只有昏暗路灯的街道上,开始霓虹闪烁;工商业、服务业、个体户等等,个个异军突起,一下使得冷清的街市热闹了起来。当时,最盛行、最热门、最能赚钱的要算是歌舞厅了。数十年节流而形成的水库,一旦打开闸门,那就不仅仅是滔滔激流,连同泥沙都会夺门而出,势不可挡!
突然有一天,姜四云发现妻子周萍敷竟然当了一家很红火的歌舞厅的老板,不再上班,也很少回家了。令姜四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他没有任何预感,妻子周萍敷没有告诉他,好像是突变一样。当他终于知道事情的真相的时候,妻子却提出要同他离婚了。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姜四云感到很痛苦,不同意离婚。于是,妻子周萍敷就与他分居了。

(二)
一九九二年年底,与妻子周萍敷分居了四年,当了六年地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的姜四云时来运转,被地委任命为某县武装部政委。当时,县武装部已经交给地方管辖,由军方的正团级建制变成了地方的副县级建制。期间,组织上曾出面与周萍敷多次谈话,让她与姜四云和好,但都被周萍敷断然拒绝了。于是,姜四云的同事、战友、老乡都劝他离婚。而周萍敷也多次提出了离婚请求。姜四云却碍于女儿的反对,还是拖着。
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姜四云任职的邻县发生了一件绯闻:一位曾在本地区行政公署任过副专员、后任省某部门正厅级领导的郭清,和一位女士以匿名登记入住该县某宾馆,夜里在公安机关扫黄打黑统一行动查夜时被问询。因郭清自恃官大,满口官腔,态度傲慢,不予配合,激怒了公安人员,被公安人员控制。后来,郭清在县上主要领导和公安局长亲自去道歉放行的情况下,才带着该女士悻悻而去。——郭清带的那位女士就是周萍敷。此时,周萍敷已给郭清做情妇将近八年。
此事一传开,遂坚定了姜四云离婚的决心,也很顺利的就离婚了。
接着,县武装部被军方收回,恢复原正团级建制,时任政委的姜四云自然升为正团职,被授予上校军衔。姜四云由部队到地方,再由地方到部队,转了一个圈,由彼时的正连职,到今天的正团职,可谓是他个人的人生喜剧。

(三)
二零零二年,四十五岁的姜四云经人介绍,与本地区某县一位离异女士结婚。该女士也有一位女孩,正在上小学。按照部队规定,四十五岁的正团职干部不能再升职者,就得转业。于是,姜四云再次转业,被安排在地区某大机关任正县级干部。
姜四云脱下了军装,将所有手续装在衣兜里,准备乘一方已经脱离,一方还未报到的间隙时间,与新婚妻子好好待几天,然后再去新的工作岗位上任。
那天,学校给姜四云的新婚妻子打电话,说她的女儿突然得病,让她火速赶去。姜四云得知后,便也骑上一辆自行车,火速赶往学校。就在去学校的途中,在县城里的一座大桥上,一辆大卡车突然失控,直接撞向桥右侧正在骑车行走的姜四云,致使其当场死亡。
后来听人传说,姜四云的第二任妻子也是郭清的情妇,她与前夫离婚也是同样原因。
后来还听人传说,姜四云是被人谋杀。
由于无人追问,提出异议,该县交警部门没有就此事作过任何公开说明。
鉴于姜四云当时身份的特殊情况,其抚恤金,经军地双方协商,军地各拿一半,一半由其女儿继承,另一半给了他年迈的父亲。——他的两任妻子都争取过这笔抚恤金,但都未能如愿。
上校姜四云之死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十四年过去了,时间的尘埃堆积得越来越厚重,人们也就慢慢地忘却了......

共 166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故事讲述姜四云的命运,同时也反映一些社会现象,他婚姻不幸,人生坎坷,后来车祸身亡。娓娓道来,语言流畅。欣赏佳作。【编辑:至简】
1 楼 文友: 2017-01- 0 14:22:28 欢迎。期盼新作。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徐州中医牛皮癣医院
男人勃起功能障碍该怎么办
原研进口助阳兴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