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识产权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知识产权

狐妃不好惹 50,不能够知道的真相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2月20日

狐妃不好惹 50,不能够知道的真相

50,不能够知道的真相read-contentp*{font-style:normal;font-weight:100;text-decoration:none;line-height:inherit;}read-contentpcite{dispy:none;visility:hidden;}

渡口城郭桥上驿马蹄疾,粉墙黛瓦画楼依唱几句,乌篷桨声摇渔歌悠悠的南去,夕阳斜晚意枫林的乌啼,野路古遗暖风细酒家旗,小酌一席醉江南回忆,千弱水我为你取意的命题,叹落笔点醒纸上的惋惜,潇潇水渐迷离你晚照江波影,风追烟花雨洇染了诗意,墨色山水里你委婉的含蓄,藏身江南故事里回避,潇潇水渐迷离你晚照江波影,题诗长短句,句句都是你,山色水韵里满城翻卷飞絮,飘飘渺渺你依稀在烟雨。

“:如果你敢摄取她的灵魂,我定会将你打的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轮回。”偌大的房间,回荡着白虎威胁的话语。

“:是是是,白虎大少爷,她有您这个神兽罩着,小的哪敢啊?”狐百媚眼中露出丝丝的醋意,接着背过身去“我看暂时还是不要告诉那孩子真相好了。”

“:为什么?”

“:因为,这件事情最后的真相,那孩子是承受不了的。”狐百媚皱了皱眉,没错,这个谜团看似简单,可是却比任何一个谜题都难,真相被谎言包围,而谎言之外,还覆盖着一层层背叛。

“:呵,你号称世界上没有你不了解的事,可是你即使了解世界上所有的人,就是不了解没有心脏的她。”白虎轻蔑的笑了笑,“越是迷雾重重,她就越是好奇,不将真相完全曝露在她的眼前,她不会罢休,即使真相她接受不了。”

“:啧,说的好像你很了解似得。”

“:天亮了,你可以滚了。”白虎对着狐百媚翻了个白眼,接着叫醒了狐儿。

“:小帅哥,如果遇到危险了记得点一下你额头上的莲花印记哈~随叫随到,绝对敬业!”狐百媚坐在床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,目送着远去的狐儿,慢悠悠的叫道。

“:我死也不会叫你!”狐儿做了个鬼脸。

“:萧茜认识不?解药问她要去。”

“:你说什么?!····人咧?!”狐百媚话音刚落,狐儿转身,却只见一片偌大的空地静静的出现在狐儿的面前,不见玉碎宫,也不见狐百媚。

天刚刚蒙蒙亮,放眼向东望去,茫茫的天际弥漫着一层轻飘飘的白雾。白雾远处,挂着一片淡淡的,桃红色的云霞。它不那么浓重,也不那么清淡。忽然,桃红。色云霞的正中,出现了一个红得可爱的圆球。

“:只剩七天了····走,咱们偷账本去~”狐儿伸了个懒腰

“:偷账本?”

“:罗天城,白丞相家。”

“:懂了,幽倩,跟上。”白虎无奈的摇了摇头,看着使用轻功飞走的狐儿的身影。

“: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放把火。”狐儿一脸的坏笑

“:你疯了?那个老奸巨猾的丞相肯定巴不得快点销毁那些证据!”白虎不可置信的看着狐儿。

“:我很正常,既然他有胆受贿,就一定有十足的把握,那么一款巨账,怎么可能敢藏在家里呢?就像上次我和你的假设一样,他肯定把那款巨账‘分尸’了。也就是说,那本账目上记载了什么人分到了多少,如果账务销毁,那么就无法对证,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他。”

“:那么,放把火又是什么意思呢。”

“:福尔摩斯曾经说过,人在临死前,必定会抱住自己觉得最珍贵的东西。”

“:呵呵,那万一他抱的不是卷轴呢?”

“:我有把握,那个卷轴相当于他们家的财产,只要你不把他的金库银库烧掉就可以保证他要抱的肯定是卷轴。那样一卷在这个时代才有的羊皮卷为什么会被放在金库银库里?如果是藏宝图那就另当别论,可是就算是藏宝图,那么纸也应该有些年头了,那是只是一张只有几年的卷轴,却被放在了金山银山里面,量谁都会想多的。”

用轻功赶路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好不容易到了罗天城,没想到竟如此热闹,这里灯火通明,把夜间照的就像白天一样明亮,来往行人都匆匆忙忙,似乎都很‘高兴’,你听——

路人甲:唉呀妈呀不好了,白丞相家着火了!

路人乙:赶紧取水灭火啊!

路人丙:再多来几个帮手!

看吧,罗天城是一个热闹滴好地方,居民都如此的和谐~o∩v∩o~~哎等等,他们刚才说什么来着?卧槽那老狐狸家着火了!ヾ`Д′这下狐儿也呆了,她的确是打算在那个丞相家的书库放把火,可是她还没干那!难道那个白丞相傻不拉几的把自己家给烧了?还是说,有人在她之前下手了!狐儿一时间也管不了那么多,向失火地奔去。该死,她可不想功亏一篑!来往人匆匆忙忙,都争着赶着去看热闹,狐儿也被人流挡住,看不到路,索性随着人群走,无意间撞倒了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子,她倒也不怎么在意。

丞相府的书房已冒出浓浓的黑烟,呛的人根本就睁不开眼,狐儿并没有靠书房太近却闻到了一股很淡的火药味,那些家丁,居民,被烟呛的根本就看不见房内的情况,索性水一泼,就逃开了,狐儿看了后心道不好,有人使了和她一样的计谋!索性绕到了书房后方,越窗而入,果不其然,这书房四角都摆了一个类似迷你烟雾制造器的东西,而这里一片狼藉,很显然已经有人翻过了,这个人十有**跟她一样,是冲着账本来的!狐儿感到懊恼,翻出窗户,既然这个人有本事把书房翻的这么乱,几分钟之内的是完全不可能会乱成那样,需要洒出那么多迷你烟雾弹,制造烟雾的时间至少为十分钟,她有充足的时间去翻找,烟雾这么呛,那些居民不可能进来,也就是说,她有绝对充足的时间逃跑,可恶,这样完全不能计算出她是什么时候逃跑的了!也就无法追了。

狐儿突然之间灵光一闪,不对啊,为什么丞相府有这么多衣着华丽的人,似乎都是那些朝廷官员和他们的亲属。看热闹的?不像。如果,丞相今天在家里办了宴会呢?那么这里聚积了这么多官员也是情有可原了。能够混进里面,要么是这些宴会的其中一员,要么,就是那人也跟慕白一样,会易容。

可是她为什么要偷账本?如果是想告发白丞相,直接叫官府的人来查便是。

打击盗版,支持正版,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。当前用户id:,当前用户名:

静脉炎的治疗
黑龙江盛京医院怎么样
小孩不爱吃饭原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