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识产权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知识产权

李志刚水平很高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2月20日

李志刚水平很高,有想法,性格也很谦和。我对他的理念是认同的,但他做事太急了点。 万家共赢资金挪用事发后,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上海某地产私募基金老总回忆起他与目前 失联 的李志刚的交往片断。

他与李志刚私交甚好,一度看好其操盘的深圳吾思基金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 吾思基金 )。这匹华南 黑马 短短两年做到几十亿管理规模,参与多地大型地产、基建项目,并与不少大型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,崛起之迅猛令业界侧目。李本人颇有雄心壮志,计划是获取一个地产 壳公司 ,打通产融两端,占据地产业高价值链条。

然而这一切,在李志刚所控制的景泰基金发出资金挪用指令的一刻,戛然而止。由于涉案机构多样、关系错综复杂,此案对资管市场的冲击沉重而深远。

综合多方采访,21世纪经济报道得以拼凑出李志刚的陨落轨迹:一个惯于左右逢源、胸有成竹的男人,在金融机构的压力和默许下,向悬崖发起了惊险一跃

李志刚其人

公开资料显示,李志刚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,先后就职于招商局集团 、招商地产、上海柏森投资和中融信托 .

2012年9月,李志刚创办吾思基金,高管层包括杨治、翟江涛等,多为名校毕业。成立两年来,吾思承接了多个房地产和部分政府基建项目的融资需求,如柳州温馨房地产、惠州莱蒙水榭湾、钦州市基础设施建设等,据称总规模达到45亿元。

吾思对接金融机构的能力极强。我们有些项目基本面更好,都很难找到金融机构合作。李志刚团队的能力和他本人的性格起到关键作用。 前述私募基金老总说。

他回忆,早期银行与私募基金主要是 两方合作 模式,银行出项目、包销有限合伙产品,等于在表外做信贷;后来监管层叫停银行代销有限合伙,就有了基金子公司的加入,把项目包装成专项资管计划加以规避。

吾思很早就发现了基金子公司的价值,跟金元惠理(注:金元百利的前身)建立了联系。 他说。由于长期依靠合作方销售产品,吾思并无自己的直销团队;对接金融机构的人员则不少, 资管市场说到底,就是配合银行。

项目源、资金方多由合作方提供,吾思基金的角色类似 通道 。但据称李志刚团队也要打理项目,不完全是通道方。初看之下,吾思基金的模式既能赚钱,又能迅速做大。但很多决策受制于合作方,为后续事件埋下伏笔。

据披露,吾思基金先后与中行、工行、兴业等银行有过业务合作,与中融、中信等信托公司亦有来往。最坚定的 盟友 应属中国银行,记者梳理发现,除了涉案项目外,吾思手中的广东惠州莱蒙水榭湾项目(5. 5亿元,存续)、安徽合肥润城星地项目(4亿元,存续)、广州爱群 荟景湾项目(6500万,结束)、来宾市土地储备中心项目(1.5亿元,结束)均与中行有不同层面的合作。

前一次 挪用

经过媒体 轰炸 ,市场已熟悉万家事件的案发缘由:今年6月,李志刚控制景泰基金,把合作方万家共赢8亿资金挪到自己另外两个关联产品账上,一个是中行托管的云南楚雄 中央公园项目 ,一个是与金元百利合作的昆明 城中村项目 。

然而,更惊人的细节,随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调查浮出水面 知情人称,中央公园项目的回款亦曾被 挪用 到城中村项目的账上,而这一划款指令,是在由中行深分上步支行托管的账户上完成的。

中行深圳分行相关负责人回应道,此事确实有发生,但吾思基金并没有直接挪用投资款,而是截留项目陆续收到的回款,这导致上步支行临近兑付时才发现资金缺口。

据公开资料,中央公园项目位于云南楚雄,融资方为当地开发商佳泰地产,总投资4.45亿元。至少有两处信源证实,该项目由云南省中行推荐给深圳中行上步支行,后者又找到了吾思基金。

这究竟是不是中行主导的通道业务?中行深圳分行的回应是:上步支行为该产品提供资金代收付、托管服务,产品面向深圳分行全辖的高净值客户销售;同时承认,上步支行某张姓负责人曾赴楚雄 帮投资者了解产品兑付问题 。但另一方面,吾思基金亦寻找其他销售渠道,该产品的投资者不全是中行的客户。而传统所指通道业务,一般项目、资金均由银行包办。

知情人透露,中央公园项目销售状况良好,但由于资金到账后被吾思基金挪用,才会出现2亿兑付问题。这实际上是受城中村项目连累,李志刚可能因此受到来自银行的巨大压力。

吾思基金官网曾披露中央公园项目详情:规模2.88亿元,存续期为2012年12月至2014年6月,兑付时间与万家被挪用产品的发行期吻合。目前网站已无法访问。

昆明滑铁卢

李志刚不是一个满足于通道业务的人。201 年接触佳泰地产的昆明城中村项目时,他或许感到心中的 宏伟蓝图 触手可及。

2010年5月,佳泰地产与昆明市官渡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 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(下称丰华鸿业),实施 宝华寺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 项目的一级土地开发。模式是:开发商先垫资为地方政府做拆迁、平整等前期工作,而后政府放出卖地指标,将地块招拍挂,最后将卖地款划转给开发商,中间差价丰厚。

项目占地面积约1500亩,估值近百亿,规模、利润 双高 。但佳泰地产实力有限,急需融资。

201 年7月,金元百利推出 金元惠理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专项资产计划 ,以委托贷款方式为丰华鸿业放款。吾思基金为项目发起人,金元百利是计划管理人、负责销售,中行上步支行提供委贷通道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吾思中央公园项目与另一个 银座项目 的销售回款均是该产品的 第二还款来源 。

李志刚或为城中村项目牵头人。据知情人透露,融资方与吾思基金曾达成共识,在项目完成后,将操作的壳公司(即丰华鸿业)交由吾思管理。不过记者未能联系到丰华鸿业求证此事。

吃下这么大的项目后,丰华这个壳资源是非常优秀的。吾思可以用这个壳作为地产运作平台,一手募资,一手做开发商,占据地产的高价值链条。 前述地产私募老总说,吾思曾有意请他代销城中村项目。

我当时问了李志刚三个问题:政府有无指标,能尽快帮你卖地?有没有充足的过桥资金?政府拿到钱是不是马上给你?李回答得很轻松,政府答应马上就拍,资金很容易找,钱也能很快回来。 前述地产私募老总回忆。

感到李志刚 过于乐观 ,这位地产私募老总婉拒了代销动议。而城中村项目亦最终成为李志刚的 滑铁卢 。

核心信息 藏 在云南

城中村项目进展缓慢令李志刚骑虎难下,他为这个项目赌上了大量的资金,或者还有自己的理想。

今年6月,李志刚控制的景泰基金与万家共赢合作发行 售房受益权ABS 项目,如今看来更像解围之举。该项目成立不久,就有8亿资金被景泰挪用,分为5.9亿元、2亿元划转到城中村项目、中央公园项目账上;前者被警方冻结,后者被中行上步支行 按吾思基金指令 分配给投资者。

从交易结构看,售房受益权产品以开发商对银行的应收按揭款为质,向开发商放款。但推介材料并未提及融资人信息。若融资人、对接资产不真实,则 挪用 可能演变为 诈骗 。

这一核心信息应掌握在云南中行手里,因融资人是 与中行有个人房贷业务关系的开发商 ,对接资产亦为中行审批的按揭款。目前为止,云南中行未对事件有任何回应。

同时,涉事项目皆在云南,云南中行个金部负责人被指参与其中,中行方面暂时亦未作公开回应。

关于挪用款有2亿已被分给中央公园项目投资者,业内有人对托管行中行上步支行在其中的角色有所质疑。对此,中行深圳分行的答复是,吾思基金通知中行 融资方已经筹到足够资金来对付项目 ,资金是从融资方账户原路打回的。 账号没错,又有吾思基金的指令,我们就把资金划转给投资者了。 中行一位人士说。

李志刚个人有过错,他太急,也可能压力太大,轻视了风险。银行的压力应该是诱发因素,至于是否有金融机构员工共谋就要看调查结果了。 前述私募基金老总说。 地产弱周期里,最大风险是流动性。李志刚太可惜了,金融这行业一旦个人信用破产,就很难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。 21世纪经济报道

邯郸中医牛皮癣医院
小儿肠痉挛腹痛典型症状
徐州男科专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