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同纠纷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合同纠纷

万法梵医 第二百零三章 败犬的哀嚎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2月20日

万法梵医 第二百零三章 败犬的哀嚎

没时间躲闪了!

姬流光倒转名刀,一下子插进了地面中。

咔嚓!

大量的冰块,犹如喷泉四涌,参天大树丛生,一下子生长了起来,在他的头顶上方十米处,幻化成一个硕大的蘑菇,伞型擎盖,遮天蔽日。

砰!砰!砰!

火焰龙枪悉数打在了上面。

一时间,蒸汽弥漫,火花飞舞。

“好险!”

姬流光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,还没喘口气,脚下突然传来了轻微的震动,呼吸间,地面上浮现出一条条红色的痕迹,像是岩浆上涌,跟着变一片鲜红,彻底融化了。

完美火山!

轰隆!

一道粗大的岩浆冲天而起,足足几十米高,滚烫的熔岩散落,烧灼着碰到的一切。

嘶!

姬流光被烫到了,一个劲儿的呲牙。

卫梵眼神冰冷,杀意澎湃。

熔鲸爆炎!

轰隆!

岩浆巨柱晃动,这些熔岩仿佛被一只神之大手揉捏,几个呼吸间就凝结成了一头巨大的鲸鲨,嚎叫着,尾鳍一甩,从天空坠落,砸向了姬流光。

围观党们,无不面色大变,就连一向淡定的丁默,都露出了凝重的表情,这一招绝技,已经可以伤到他了。

“不会,姬首席不会输的!”

姜正弘嘀咕,像是嘲弄,又像是自我安慰。

“姬哥加油!”

方瑶大喊助威。

姬流光已经顾不上观察围观党们的状况了,视野中,鲸鲨急速的拉近,似乎要把眼球都撑爆,耳朵中,也全是它的刺耳咆哮。

滚滚的热浪袭来,让人仿佛置身于正在迸发的火山之中,皮肤被高温烤的冒起了一片片的燎泡,晶莹剔透,头发也卷曲,点燃、仿佛要像火炬似的燃烧起来。

“该死,这是什么刀术?”

女妖刀语刀术实在太强了,姬流光不得不在暂退闪避。

鲸鲨砸下!

不像之前的熔火鲸鲨,砸在地上后,就攻击完毕,熔鲸爆炎,还有二段攻击,在碰触地面的一时间,它就像一枚核弹似的,骤然膨胀。

“遭了!”

姬流光面色一沉,当机立断,释放了最强防御。

冰封世纪。

冰层迅速地在体表冻结,变成一个大冰坨,将姬流光守护在了里面。

轰!

足足七米长的鲸鲨爆炸,一团巨大的火焰升腾而起,就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,随后又冲天至上,仿佛一朵蘑菇云。

呼!

灼热的气浪向四周喷涌,地面的青草被烤焦,姜正弘和方瑶感觉皮肤都要熟透了,狼狈不堪的往远处逃去。

翠鸟惊飞,浓烟四起。

攻击落下帷幕,一切都被烧掉了,只剩下一个焦黑的大坑,一片狼藉。

姬流光单膝跪在,右手握着斩医刀,撑着地面,才勉力强撑,没有倒下去,此时的他,浑身冒着白色的蒸汽,衣服大部分被烧掉了,身上乌漆墨黑,水泡四起,惨不忍睹。

眼皮肿的,看东西都是一条缝隙。

“卫梵,我要宰了你!”

姬流光刚要站起来,尖锐的鹤唳再次响起,他想反击,可身上的疼痛,让他慢了半拍,下一瞬,一对利爪刺穿了他的肩膀,然后带着他,冲向了云霄。

在到达最高点时,火鹤双翼震动,一个自由倒转,头朝下后,奋力展翅。

呼!

火鹤冲下。

“啊!”

剧烈的劲风灌进了嘴巴中,都吹开了脸皮,姬流光挥刀,挣扎,可是无济于事,被火鹤的利爪牢牢的禁锢着。

“姬流光要败?”

这个念头刚闪进西高众的脑海,火鹤已然坠下。

地狱空投!

轰!

火鹤带着姬流光,狠狠地砸在了地上,随着一团火焰爆开,战斗尘埃落定。

“姬首席输了?这不可能!”

姜正弘下意识的叫了出来,他还等着抱姬流光的大腿,踏入京大,开始美好生活呢。

“姬哥!”

方瑶叫了一声,想冲过去,可是看到卫梵站在旁边,又不敢。

“赢了?”

朱碧倩一脸懵逼,卫梵竟然打赢了?

地面上有一个大坑,姬流光躺在里面,半个身体都焦黑了,不规则的扭曲着,一口接着一口的鲜血往出呕着。

卫梵走了过来,名刀指着姬流光。

“你输了!”

“咳咳!咳咳!”

姬流光恶狠狠地盯着卫梵,他不服气,他不甘心,他想战斗,可是手骨已经断了,根本握不住斩医刀。

“仇,我报了!”

卫梵看着姬流光:“我会带着曹初升,一起进入京大,而你,则要死在这里,被虫蚁啃咬,最终变成一堆白骨风化!”

“信……”

姬流光艰难地扭头,看向了方瑶,让她释放信号烟花,只要考官赶来,自己就还有救。

方瑶明白了,手忙脚乱的找信号筒,可是眨眼间,一道红色火线射来。

唰!

方瑶的右臂被斩断了。

“啊!”

方瑶跪在了地上,疼的尖叫。

卫梵看向了姜正弘。

“不要误会,我什么都没干!”

正准备那信号筒的姜正弘,立刻举起了双手,弯着腰,带着谦卑的笑容,向卫梵解释,自己没有恶意。

“欧耶,赢了!”

朱碧倩开心冲了过来:“卫梵,你赢了,太棒了,你竟然打赢了一位新秀!”

卫梵举刀。

“卫梵,不要!”

看到卫梵没有放过姬流光的意思,沈琴吓了一跳,赶紧制止。

唰!

卫梵转头,凌厉地视线盯了过来。

“啊!,你不要误会,我是为你好!”

看着卫梵那种仿佛要吃人一样的目光,沈琴心悸不已,说话都颤抖了:“他可是上京五大豪门姬家的继承人,你如果杀了他,就得得罪死人家了。”

“对,对,不能杀!”

沈琴一句话,就让朱碧倩从狂喜中冷静了下来,开什么玩笑,杀了他,那就和姬家不死不休了。

“还有吗?”

卫梵询问。

“哈,怕……了吧?”

姬流光耻笑,那眼神仿佛在说,有胆子杀我呀?

“我……”

沈琴还想再说些,就看到卫梵举刀,毫无犹豫的刺进了姬流光的左胸,贯穿心脏。

“怕?老子和你们姬家,不死不休!”

卫梵咬牙切齿,盯着姬流光的眼睛,没有丝毫动摇。

围观的众人全都傻眼了,卫梵这一瞬间展现出的无畏和霸气,让他们深深地忌惮。

“卫梵!”

沈琴呢喃着这个名字,思绪纷杂,她是真的替卫梵担心,可是却发现,人家根本不需要。

她想起了之前李林一行向姬流光求饶,恳求放过的场面,而卫梵呢,顶天立地,不折不弯。

“你……”

朱碧倩的手都在抖,这下好了,凭白多出一个死敌,虽说每一个考生都签了死亡免责书,姬家也无法在明面上追究,但是私下里,他们有太多手段找卫梵麻烦了。

“哈哈,这才是男人!”

丁默举起大拇指,赞了一句。

静红线美眸一亮,暗赞一声。

“你都把姬流光打成这个样子了,就算以死谢罪,估计人家还会鞭尸,所以还不如一直死磕下去!”

看到卫梵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,李林幸灾乐祸,只是,让他失望的是,没有从卫梵的眼睛中看到任何恐慌和不安。

“说完了吗?”

卫梵转身。

唰!

西高众全体戒备。

“说完了,就把号码牌叫出来!”

卫梵命令。

“跑!”

一个考生大吼,刚窜出去,就瞥到一个黑影射了过来,狠狠地打在了眼睛上。

砰!

一颗眼珠子都爆出来了。

嘶!

西高众倒抽凉气。

叨叨在草丛中,一闪即没。

“交出号码牌!”

卫梵命令,看向姜正弘:“还有你们两个,否则死!”

“卫梵,我好歹也是曹初升的室友!”

姜正弘相当同情牌,可是话音刚落,就看到卫梵弹射到身前,一拳打出。

砰!

姜正弘跌翻,鼻子都塌陷了,嘴巴里吐着鲜血和碎牙。

“废话真多!”

卫梵鄙视。

静红线离开。

啪!啪!

丁默鼓掌,一边追静红线,一边邀请:“少年,我欣赏你哦,下次有机会,和你一起喝酒!”

朱碧倩出动了,收缴号码牌,她很识趣的没拦静红线两人,因为人家怎么看,都是高手。

看着卫梵红色的头发,名刀上,火焰缭绕,李林终究是放弃了抵抗,选择妥协。

“大丰收呀!”

朱碧倩要开心死了。

卫梵毫无所觉,满脸悲痛的走回到曹初升身边,看着他的惨状,再一次落泪。

“小升子!”

卫梵背起了好友,前往终点。

“卫梵,这笔账,我们西高首席,一定会找你算得!”

李林放狠话:“咱们走!”

朱碧倩看了看姬流光死不瞑目的尸体,确定所有人都离开了,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。

最讨厌这些以势压人的豪门了。

夕阳刚刚斜落,卫梵已经开始搭建营地,捕杀猎物,他把叨叨派了出去,一边探路,一边采集草药。

朱碧倩默默地看着卫梵照顾曹初升,她知道这个伤势,随时可能死亡,放不放信号烟花求援都无所谓了。

黎明到来了,卫梵重新上路,没多久,叨叨返回,比手画脚,焦急的吵嚷着。

“安夕?”

卫梵蹙眉。

“嗯!”

叨叨肩上挎着一个绿色的布包,它掏出了一个本子,一根蜡笔,很快,一群粗大的根树杈画了出来,再追着一个细小的树杈。

卫梵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去看看,安夕身体不好,被围攻的话,肯定坚持不住,淘汰倒是小事,最怕死掉。

“带路!”

卫梵催促。(未完待续。)

喝酒造成的阳痿怎么治疗
滨州白癜风医院
柳州治疗癫痫病方法